「只剪綵不完工」毁掉清朝

时间:2020-05-28    热度:280

「只剪綵不完工」毁掉清朝

文/黑猫老师

保路运动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在四川发生的「保路运动」。当初列强刚开始在清国盖铁路的时候,民众们说:「在土地上乱盖这鬼东东的话,会破坏风水啦!」而非常抗拒。

但一等铁路盖好后,人民才发现铁路带来的经济效益真不是盖的!但要用铁路,就要付钱给外国人,长久来看不是办法,于是清国也说要盖自己的铁路。盖铁路要钱,清国政府却穷到爆。于是就想让地方「自己的铁路自己盖」,把工程包给当地的企业,再开放各地仕绅、人民入股。

爱国的人民与爱钱的人民纷纷把钱投入铁路投资,想说要是铁路盖成了,不但能帮国家拚经济,自己也能赚赚赚

万万没想到腐败的清国+腐败的企业=两倍腐败,这些包工程的公司只会剪綵作表面功夫,实际的铁路却盖半天盖不好,耗了好几年,铁路连个影子都没有。就这样子拖啊拖,拖到慈禧太后跟光绪皇帝都挂了,中国都还没有自己的铁路。

新皇帝溥仪上台,但因为才三岁无法治国,所以先由他爸「载沣」跟他阿姨「隆裕皇太后」代理国政。

「只剪綵不完工」毁掉清朝

载沣找了许多专家学者来开会,最后决定的计画是:

1. 把这段铁路收归国家所有。

2. 把企业发出去的股票全部换成官方的股票。

3. 把铁路的权利外包给外国人。

4. 用铁路抵押,顺便跟英、法、德、美四个国家贷款。

5. 拿贷款的钱重振国家,拚一波逆风高飞!

听起来计画不错。岂料,地方官跟包下工程的企业已经把盖铁路的钱拿去玩股票赔光光了,没有钱可以拿出来,想偷偷把这笔亏空烂帐赖到中央政府身上,但中央政府又不肯 于是,中央跟地方吵架,地方就拉人民一起跟中央吵架,革命党的人混进去煽动人群,把事情闹大。

人民包围了官府一直怒谯:

「赔钱!赔钱!赔钱!赔钱!」

「靠夭,暴民把官府围起来啦!」

「把他们赶走!快点!ヽ(`Д)」

面对愤怒的老百姓,官府竟然选择开枪镇压!子弹砰砰砰砰地一直射,人民的愤怒也跟着大爆发,四川超级大暴动,连阿伯跟大妈都拿出锄头菜刀来跟官府拚命!

四川的清兵不够镇压,政府只好赶紧再从旁边的省分调兵。谁知道这一调,清国就爆掉了

「只剪綵不完工」毁掉清朝

武昌起义

「隔壁四川在闹什幺啊?o_O?」

看到湖南、湖北一堆清兵都被调去支援镇压四川的保路运动,潜伏在武昌的革命党人蠢蠢欲动。

在湖南,最大的革命组织叫作「文学社」,社长是蒋翊武,表面上看起来是个读书会,实际上也真的是个读书会,不过读的书都是革命的书,成员也都是两湖新建陆军的士兵。而在湖北的代表则是「共进会」,老大是孙武,这一派除了新军的人以外,还有许多日本回来的留学生。

「只剪綵不完工」毁掉清朝

两团本来感情不太好,谁也不服谁,但在全国最大革命组织「同盟会」的第一军师宋教仁穿针引线下,文学社与共进会开始合作。

原本宋教仁的计画是:先一步一步渗透新军,再配合同盟会发动攻势但现在四川超级大暴动,蒋翊武跟孙武都觉得:「这这这这是天赐良机啊!」

「武兄,咱们中秋节那天同时起义,杀翻鞑子!」

「好的武兄,10月6日!一起拿下湖广总督府!」

然而,计画才刚定案,隔天南湖砲队却发生士兵喝酒打群架的事。

湖广总督瑞澂一听到士兵打架的报告,心想:「真的假的,该不会连我这也要闹暴动了吧!?」

瑞澂觉得怕,马上下令全城戒严,全军禁假,只差没发防暴动小卡。 蒋翊武发现这种状况联络不到军队里的弟兄,就对孙武说:「我看这次就先算了,先延个十天看看状况。」

「只剪綵不完工」毁掉清朝

孙武对此:「好喔。」然后回到汉口俄国租界的秘密基地,心想:「既然多了这幺多天,不然多做几颗炸弹好了」

结果一个不小心,引发超级大爆炸!「轰~~~~~~!!」一声巨响伴随着火光,孙武被炸飞出去,秘密基地火光四射,熊熊燃烧。

共进会的其他成员赶快跑来抢救孙武,然后在巡捕跟消防队来之前扛着他赶紧加速逃跑,惊险地逃过清廷的追捕,但这时,孙武发现:「啊,靠北!」

「怎幺了!?」

「完蛋,文件都没救出来!」

就这样,革命党名单落入了清廷手上,共进会基地隔天马上被抄,一大堆革命党人被抓,然后被杀。

蒋翊武知道了后,立刻狂奔到文学社总部召开紧急会议:「名单外流啦!这下没有退路了!今天晚上就发难!」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马上联络南湖砲队的弟兄,今晚12点整準时开砲!」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传讯息的的同志马上冲入大雨中,奔向南湖砲队的营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却在不到12点的时候,文学社大门被清兵一脚踹开,接着就是子弹无情地滥射。

「快逃啊啊啊啊~~~」

文学社被杀个措手不及,死的死,逃的逃蒋翊武千钧一髮逃脱,但几个重要的干部都被抓走了。起义的讯息也因时间太晚,根本传不到新军里头

蒋翊武与孙武

辛亥革命最重要的两位革命党领导人分别是蒋翊武与孙武。

蒋翊武从1904年就结识了华兴会二当家宋教仁,开始革命事业,并在1911年策画的武昌起义中担任总司令,虽然计画出了错,文学社被抄,蒋翊武九死一生逃跑成功,但不减众人对他的敬重,革命成功后也有不错的官位。但却在讨伐袁世凯的二次革命中被逮捕,死在桂林,29岁就陨落了。

至于孙武,孙武当过兵,去过日本留学,还去了两次,在1900年就开始革命,参加好几次的起义,对于领兵、战斗、製作炸弹都很有一手。

虽然因为武昌起义前夕在汉口租界做炸弹时不小心把手上的炸弹连同革命的计画一起炸了,但误打误撞地,武昌起义还是成功了。

孙武老是被以为是孙文的弟弟,他本人也懒得否认,靠着沾光,人生虽没飞黄腾达,但在乱成一团的中华民国里,也还算得上顺遂,最后在北京病逝,享年61岁。

第一声枪响

10月10日,黎明到了。

广场上的文学社干部被斩首示众,革命党溃不成军。新建陆军里的弟兄却还在被禁假,丝毫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幺事。

「怎幺办啊?都没消息。」

「听说名册已经外流了。」

「而且戒严中,没有勤务的人武器要收回去!」

「站哨的一次也只发一颗子弹。」

「真的假的!?一颗子弹是要打屁喔!?」

共进会在新军工程八营的小队长熊秉坤,偷偷跟伙伴们交换讯息。

「反正死定了,今天晚上再没消息,不如我们就见机行事,大干一场吧!」

「喔喔喔喔喔喔喔!」

众人忐忑不安地等到了晚上,依旧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新军里的革命人士焦躁不安,情绪紧绷到了极点,但迟迟等不到人开第一枪 到了8点,工程八营的排长到军营巡视。结果看到一个阿兵哥抱着枪在打瞌睡

长官很兇地巴他头:「摸什幺鱼!?想造反是不是!?」

结果这个兵一听吓到,马上一枪托就往排长脸上尻下去!原来这个打茫的兵叫金兆龙,他跟邻兵程定国都是革命党的人,三人扭打成一团,排长推开他们后快步逃出营帐,这时在一旁的程定国抄起步枪

「只剪綵不完工」毁掉清朝

「碰!!~~~」

枪响一发,全军营数百个革命党人全部弹了起来,拎起步枪,不管有没有子弹都往外面冲出来,有哨子的人也拿起哨子一直「哔哔哔哔」地吹

「革命啦啊啊啊啊~~」

「冲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场面超混乱,但大家都知道要先去哪:「弹药库!」

附近其他被革命党渗透的部队见状,纷纷加入革命的行列,就算本来不是革命党的士兵,看到身边一票人都是革命党的人,心里想:「命比工作重要啦 OAQ)!」

只好跟风顺便革一下命。

湖广总督瑞澂眼见场面乱成一团,根本不知道到底谁是敌?谁是友?到底多少人叛变?最后决定先跑再说,让革命党一举拿下了总督府。

「只剪綵不完工」毁掉清朝

「武昌起义」就此成功,「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成立。

*本文摘录自《历史,就是战》

「只剪綵不完工」毁掉清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