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复健好过吃补品萧贤文中风后两年能自理

时间:2020-06-18    热度:184

做复健好过吃补品萧贤文中风后两年能自理(雪兰莪.沙亚南讯)中风经常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发生,无论任何时间地点、任何身份背景的人都会因中风来袭而应声倒地。曾担任企业高层,56岁的萧贤文向来重视保健和养生,不过有一天他却在上班时段,因无预兆的出血性脑中风爆发,造成半身乏力和无法言语,所幸他在中风后黄金3小时内被送往医院抢救,加上手术后快速投入复健,事隔两年后的今天,他已恢复行动和自理的能力。 ,当时在一家公司担任总经理的萧贤文如常到公司上班,在中午的会议上,他感到有点头痛和不适,没等会议结束,他已半身乏力,而且说话口齿不清,在场的职员无不感到惊愕,赶紧把他送院。萧贤文的妻子艾琳(Irene)受访时指出,家婆是高血压患者,也许有遗传的关係,丈夫在中年时被诊断患上高血压,每天须服药控制病情。“他深知高血压会带来许多患病的风险,所以,他开始实践健康的生活,除了戒烟、定时吃药和保健品、继续他热爱的打球和有氧运动外,他也调整饮食,吃大量的蔬菜水果,减少肉食和米饭,吃得比我还要健康。”尽管如此,萧贤文并没有因此得到相应的“回报”,反之,不幸的事却找上门。萧贤文表示在中风当天上午,的确出现轻微的头痛症状,只是他没想到这是中风的预兆。艾琳说,丈夫中风后被送往医院,她也被通知赶到医院,当时丈夫已经晕厥,不过脸部没有“下坠”的中风异样。经医生检验后,丈夫是因为左脑出血而中风,除了右半身瘫痪,语言功能也受到影响。她声称,丈夫过后被送往另一家神经科和设备较齐全的私人医院进行手术,以移除脑里的血块。手术后在加护病房接受观察长达10天,过后才转到普通病房,前后住院将近30天。由于她对照料中风病人一无所知,因此聘请了一名私人看护照顾丈夫,不过医生认为没有必要,因为医院有护士可以照顾病人,看护者的工作是在病人出院后才开始。长期坐轮椅不利康复虽然萧贤文在手术后已度过危险期和恢复神智,理应可以出院,但是神经外科医生认为,病人必须自行下床走动后才可获准出院,这对一名刚离开加护病房、身体乏力且躺在病床上的中风病人而言是件非常艰鉅的任务,但是萧贤文还是成功站起来。艾琳说,丈夫从加护病房转至普通病房后,神经外科医生就开始向丈夫“施压”,说要他自行下床走动后才可出院,医生的用意是要帮助丈夫恢复身体功能,所以她也给予充份配合,不断鼓励丈夫,希望丈夫赶快复原和出院。她指出,医生要求复健部门的医护人员把助行器移到病房,协助丈夫行走,“医生说,病人虽然可以靠轮椅代步,但是长期依赖轮椅,病人会感到很舒适,不想动,肌肉就无法运动和恢复功能。”她声称,丈夫起初每步行5步必须坐下休息一次,这样断断续续的行走,从病房到复健中心只是短短200公尺的距离,丈夫却用上30分钟才完成,一般健全的人只需要5分钟。她说,丈夫出院时可以在拐杖的协助下行走,但是,她还是聘请了看护员照顾丈夫4个月,避免丈夫在家发生跌倒或意外时无人在旁,丈夫行动自如后就无需看护了。“你可以想像,像我丈夫这样好动的人,如果他不行走,整天躺在床上,脾气一定不好,所以一定要能够行走。”引导健康脑神经 “替工”艾琳说,自从丈夫中风后,她收到亲友各种各样的医药建议,不过,她始终认为,复健才是最重要和不能停止的治疗,以求最佳的复原。为了让丈夫更快复原,她也聘请了针灸师每天上门替丈夫针灸,让丈夫进行“反射学治疗”,还购买大量的保健品、“干细胞”营养品等让丈夫服食,但是两年后她才发现,复健才是最重要的治疗。“复健是不能停止的治疗,虽然复健表面看来是在告诉你的肌肉要做运动,但是,复健实际上是在教育大脑,告诉大脑身体的功能仍有用。”她声称,医生曾经向她解释大脑的潜力,指脑中风的部份已经损坏,无论如何治疗已无法恢复原状,但是脑部未损伤的部位仍在操作,要恢复身体的功能,就要教育未损伤的脑神经接替脑伤神经的工作。她说,中风病人可以通过中医、推拿或其他治疗来恢复身体功能,最终也确实可以恢复行走的能力,但是病人走起路来却不能像普通人行走般正常,这主要都是因为没有大脑的参与所致。不运动 大脑误会手脚没用艾琳说,复健不是要脚动就练脚,要手动就练手,而是讲究技巧并循序渐进,否则拼死锻炼只会事倍功半,到头来白忙一场。她说,协助丈夫复健的过程中,让她学到许多锻炼身体的知识,她以手指为例,要锻炼手指首先要让肩膀挺直,再分阶段集中锻炼、强化手臂和手肘,手就能移动,这些都是物理治疗师告诉她的知识。她提到,如果中风病人不常运动他的手,久而久之,手就往下垂,这是因为大脑以为手没有在使用了,所以停止对手提供的功能。所以,中风病人要大量运动来告知大脑,可是,人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在运动。因此,她花了数万令吉购买手足部功能康复系统给丈夫,帮助恢复手脚功能。这是一种智能康复系统,佩带在手臂或足部,可通过微弱电流脉冲,激活控制患者手或足部肌肉,训练手指抓握及关节屈伸活动。“这个手脚康复系统能够佩带上身,启用后就能够通过神经刺激,向大脑传达手脚都有在使用的讯息,那幺,大脑就会继续和手脚保持联繫,丈夫每天佩带约12小时帮助恢复功能。”製定下一步 成最大推动力艾琳认为,中风病人复原的定义并非只是恢复行走的能力,而是身体的各种协调和执行能力能恢复如初,再说复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应由零重新开始,一步一步突破各种障碍的实战经验所累积而成。“我们不能总是雄心勃勃地认定病人在6个月内就一定能够行动自如,那是未必的。我发现要丈夫复原的目标就是让他可以做到每个‘下一步’,例如他出院回到家,下一步是要看他能不能爬上楼到睡房去,出院不到3个月,他终于做到了,接下来我们又要定另一个‘下一步’。”她说,丈夫不喜爱坐在轮椅上,并发现自己原来可以行走,那时候动力就来了,所以接下来她希望丈夫尽可能行走得像普通人一样。她声称,她发现丈夫在复健的初期有不良的行走习惯,她认为不正确的行走习惯也应该在复健的时候一併纠正,否则,大脑就会接收到行走不良的讯息并认定那是正确的行走行为。“纠正行走的习惯真的需要时间慢慢调整,物理治疗师会给予专业的指导。丈夫目前走起路来不但不需要拐杖,走路的姿势比普通人更正确。”另外她提到,丈夫外出时还是会把拐杖带在身边,因为拐杖是行动不便者的一种“安全措施”,当在商场等人多的地方使用拐杖时,一般人看到持拐杖者都会特别小心以避免碰撞,甚至避开,如果没有拐杖,不小心被人碰撞,行动不便者可能因来不及反应而跌倒受伤。她说,长子明年5月毕业,他们都希望能够出席孩子在美国的毕业典礼,因此,丈夫需要利用剩余的6个月时间加紧锻炼和运动,能否飞往美国观礼就要看丈夫能否跨出“下一步”。不运动 大脑误会手脚没用艾琳说,复健不是要脚动就练脚,要手动就练手,而是讲究技巧并循序渐进,否则拼死锻炼只会事倍功半,到头来白忙一场。她说,协助丈夫复健的过程中,让她学到许多锻炼身体的知识,她以手指为例,要锻炼手指首先要让肩膀挺直,再分阶段集中锻炼、强化手臂和手肘,手就能移动,这些都是物理治疗师告诉她的知识。她提到,如果中风病人不常运动他的手,久而久之,手就往下垂,这是因为大脑以为手没有在使用了,所以停止对手提供的功能。所以,中风病人要大量运动来告知大脑,可是,人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在运动。因此,她花了数万令吉购买手足部功能康复系统给丈夫,帮助恢复手脚功能。这是一种智能康复系统,佩带在手臂或足部,可通过微弱电流脉冲,激活控制患者手或足部肌肉,训练手指抓握及关节屈伸活动。“这个手脚康复系统能够佩带上身,启用后就能够通过神经刺激,向大脑传达手脚都有在使用的讯息,那幺,大脑就会继续和手脚保持联繫,丈夫每天佩带约12小时帮助恢复功能。”缺乏说话对象艾琳说,丈夫的复原能力顺利和良好,只是语言功能恢复较缓慢,她相信是因为丈夫鲜少接触外人,加上说话对象有限所致,这也是她和丈夫面对的挑战。她声称,丈夫已恢复自理的能力,目前可以一个人在家下厨、做复健和园艺,即使一个人搬动大盆栽也不成问题。“平时在家只有我、丈夫及孩子,长子则在国外留学,如果我和孩子去上班、上学,家里就剩下丈夫一人,没有说话的对象,他偶尔也会找朋友喝茶聚会,只是不可能每天都外出和打扰他人,所以他的语言能力进步得比较慢。”她说,丈夫中风初期的语言治疗课会上得较频密,每週上课4次,目前已减少至每週1次,这主要因为语言治疗到了某个阶段后,病人必须离开一对一对话的课室,与外人进行交流,这样才能恢复更好的语言功能。她指出,丈夫能够辨认眼前的事物,但是却说不出,所以他们外出时尽量让丈夫与外人谈话,例如在咖啡座自行点餐和付钱、购物时询问价钱等,让丈夫有说话的机会,那幺,“话”才能很自然地从口中说出来。她补充,丈夫中风初期是通过手指指示来向她表达心里所想,加上他们已是夫妻多年,多少也能够了解彼此的习惯,所以进行“无言”的沟通时也不会显得特别困难。‧2016.10.28